九龙论垣高手82344
当前位置:主页 > 九龙论垣高手82344 >
瑞达期货:油脂高库存可能性大 整体上升空间或放缓
发布日期:2019-07-27 12:23   来源:未知   阅读:

  2019年上半年DCE豆油指数整体表现出宽幅震荡走势。春节前节前需求旺盛,春节前豆油库存

  持续下降,叠加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减少使得库存从高位回落,孟晚舟事件使得中加菜籽关系紧张,

  引发市场对菜籽供应担忧,吸引油粕套利资金介入,支持豆油期价持续走高,在3月4日触及最高5896

  元/吨。随后因为豆油库存止降回升,棕榈油库存不降反增,菜籽题材降温,以及油粕套利解套,豆油

  期价大幅下跌,下跌过程持续至5月初,最低价为5274元/吨,后因马来西亚棕榈油库存下降,中米

  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5月份居民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2.7%,涨幅较上月回升0.2个百分点,创15个月新高。CPI价格涨势主要受到翘尾因素和食品价格上涨推动。尽管CPI同比涨幅连续3个月上升,但还控制在目标3%以内,整体物价涨幅较为温和。

  随着气温上升,应季上市水果品种和数量逐步增加,近期水果价格呈现回落态势,将拉低CPI涨幅。非食品方面,世界主要经济体经贸纷争不断,引发市场对全球经济发展以及石油需求的担忧,原油价格下跌,国内油价在调整过后重返“6月时代”。此外,去年高基数效应将开始显现,三季度CPI同比涨幅或将走弱。不过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仍处于下降通道中,猪肉价格存在上涨压力,下半年部分月度CPI同比涨幅可能超过3%,特别是四季度,不过全年CPI平均涨幅有望控制在3%以内。

  美国农业部(以下简称:USDA)6月份供需报告数据显示,2018/19年南美两大主产国巴西和阿根廷大豆产量合计1.73亿吨,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加之最大生产国的美国因出口不振而旧作库存高企,以及最大进口国中国蛋白粕需求受制于猪瘟,全球期末库存被推高至1.128亿吨,库存消费比达32.48%,这是1992年以来最高水准,为2019/20年度奠定供应偏松的基础。

  南美生产潜力高于美国,2019/20年度巴西产量有望超过美国成为全球首位,巴、阿合计产量预期再次打破纪录,增长2%至1.76亿吨,约占据全球生产量的一半。全球产量则达到3.5539亿吨,库存消费比为1.1266亿吨,与2018/19年度相差无几,库存消费比有所下滑,但保持在30%以上,全球供应偏松格局整体延续,对大周期行情构成抑制,美豆上方压力关注1000-1030美分/蒲式耳。

  假设产量以外的变量不变的条件下,若要2019/20年度库存消费比要降至30%以下,则全球产量至少要较6月份报告预估值下调606.7万吨,较上一年度年度减少1276万吨。因为南美将在四季度进行种植,下半年大幅调整产量预估值的概率较小,我们更加关注的是美国作物生产,6月份USDA报告里对美国产量预估暂时为1.13亿吨。

  因产区降雨充沛,美国作物播种活动严重受阻,无论是玉米还是大豆,种植率都一度刷新有记录以来最慢数值。截至6月下旬,大豆播种率还不到九成,且最后时间窗口里大豆带依然有降雨,播种活动预计延缓,而以往播种通常在6月中下旬就已经基本收尾。因为多降雨担搁美国玉米、大豆种植,市场对美豆种植面积多有猜测,原本预期玉米地改种大豆会令其有所调升,但大豆本身进程亦受到影响,市场预期美豆种植面积与3月份报告预估值相差不会太远,分析师平均预测8435.5万英亩,低于USDA此前在3月的8461.7万英亩,以及2018年终值的8919.6万英亩。6月底USDA公布作物种植面积和季度库存报告,7月份供需报告随着调整,更贴合实际的数值要看8月份报告。除非报告意外大幅下调美豆种植面积,否则随着6月份报告落地以及7月上旬播种活动结束,市场对于天气引发的播种问题的集中炒作将暂告一段落,在6月末至7月上旬对盘面更具有影响的是中米贸易关系变化。

  6月18日中米领导人通线月底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峰会上会晤,此次会议上两国首脑能达成什么样的协议很难推断,我们只能分析不同情景下,美豆和国内豆类行情表现。如果两国达成协议,中国增加美豆采购,对国内豆类造成打击,这是因为今年猪瘟影响粕类需求,而且三季度到港量预期庞大,美豆采购增加,意味着后期供应偏松。如果两国没有达成协议,维持现状,基于之前磋商经验来看,两国争端将保持拉锯战关系,期间可能改善关系的消息造成行情短暂性剧烈波动。中米边打边谈的状态延续至年底,待四季度美豆产量落定,最大进口国中国采购的缺位将令美豆期价承压走弱。

  值得注意的是,三季度美豆天气炒作大概率还会发生,原因是:第一,生长关键期,作物生长对降雨和气温的敏感度较高;第二,6月下旬大豆优良率仅为54%,不仅低于去年同期的54%,而且创出七年来最低,与2012年不相伯仲。要知道2012年受拉尼娜气候影响,南美、美国遭遇40年不遇干旱,损害产量,当年6-11月,USDA对美豆产量预估值分别为8723、8301、7327、7169、7784、8086万吨,可见产量最终下调7.3%,期间在最高调降17.8%,刺激美豆和国内豆粕指数飙升,美豆11月最高飙升至1789美分/蒲式耳,豆粕指数在2012年6-8月份累计上涨超过30%。基于期初的优良率,今年市场对单产的关注度就会比较高。第三,今年晚播大豆比例会较高,不但积温使其单产受损,而且会提高收割期间遭遇早霜的风险。根据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农经学家托德·哈伯斯(Todd Hubbs)称,在伊利诺伊州进行的田间试验显示,5月20日之后种植的大豆单产损失超过10%,6月10日后播种的大豆单产损失达到20%。根据FBFM数据显示,根据对比伊利诺斯州南部的双季和全季大豆产量,2012年至2019年,双季大豆平均每英亩产量为38蒲式耳,是全季大豆51蒲式耳的75%。按照当前美国农业部预测平均值每英亩49.5蒲式耳,晚播大豆单产可能只有40-45蒲式耳/英亩。

  基于以上原因,预期下半年市场对美国产区天气变化反应敏感,特别三季度将围绕美豆产量预期交易。在种植面积减少的基础上,若出现不利天气,将引发市场减产扩大担忧,对盘面构成有力提振作用,故而三季度美豆期价有冲高可能,当前预期在1000-1030美分/蒲式耳之间,行情启动和节奏取决于中米经贸磋商以及美国产区天气,如果两个题材共振,可能会超过这个幅度,不过由于全球供应充裕,美豆旧作库存高企,中期空间还是保持谨慎看待,强压位关注1080美分/蒲式耳,而且一旦天气题材衰弱,期价将承压走弱,易形成冲高回落走势。9-10月份美豆迎来收获期,按照季节性,期间美豆盘面将录得收割低点,若此时中米经贸摩擦持续,旧作高企库存叠加新作出口不振,美豆盘面难言乐观。

  根据美国农业部最新报告显示,2018/19年(2018年10月至次年9月)全球植物油产量预估20395万吨,消费预估20044万吨,当年度产需富余351万吨,考虑损耗等其他因素,期末库存预估由期初的2209万吨下降至2153万吨,库存消费比为10.7%(首次预估为11.7%),2017/18年度为11.5%。

  2019年5月美国农业部首次公布2019/20年度供需,根据6月最新调整数据来看,2019/20年度全球植物油结转库存为2016万吨,比上一个年度减少137万吨,库存消费比9.8%,连续第二个年度下降,同时也是2010/11年度以来首次低于10%,显示全球植物油供需格局紧平衡。三大油脂结转库存共同下滑,产量最大的棕榈油下滑幅度最大,减少91万吨,其次菜籽油减少48万吨,豆油减少10万吨,可见其他植物油增加12万吨。

  1999/20年度以来,仅有四个年度库消比小于10%,分别为2002/03、2003/04、2007/08、2009/10年度,油脂期货中最早上市时间为豆油2006年1月9日,对应后两个年度的行情,可知油脂期货价格都走出了涨幅超过30%的牛市行情,时间跨度分别为2006.4-2008.3以及2009.3-2011.1,前两个年度参照CBOT豆油指数(与三大油脂期货相关性高达87%以上)行情,2002年至2004年2月CBOT豆油指数强势上涨,涨幅超过100%。由此可见,在库消比小于10%的年度里,油脂价格均有一轮上涨行情。

  虽然并不能通过以上分析直接推断未来牛市行情一定重现(因为需要宏观环境等因素配合,且2019/20年度预估数据很可能再调整),但是我们可以认为10%是一个关键关口,低于该数值,则为期价提供坚挺的供需大环境,前两个年度全球植物油不断萎缩靠向10%,说明全球植物油供需格局趋紧,对油脂价格构成强底部支撑,更何况除菜籽油外,豆油和棕榈油指数均处于历史低洼地带,更进一步下探空间并不看好。

  油脂消费途径主要用于食品领域,另外在工业领域所有应用,不过因为消费终端非常分散,缺乏代表性数据,所以通过库存和供应倒推表观消费需求。根据2019年前5个月豆油表观消费量与去年同期相差无几,棕榈油表观消费量增长25%。

  2018/19年度包括豆油、菜籽油、棕榈油、花生油、棕榈仁油、椰子油在内的植物油消费总量为3472.3万吨,同比增长2%,十年前的增幅5%,2019/20年消费量为3519.2万吨,增长1%,可见增速不断放缓。对比各品种消费量占比来看,近三个年度,豆油和菜籽油消费占比均有2个百分点的下滑,棕榈油则增加4个百分点,说明棕榈油的消费增速超过植物油总和,豆油和菜籽油增速慢于总的植物油(2%)。

  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5月大豆进口量为3715万吨,减少12.2%,进口均价为每吨2819.6元,上涨3.4%。中米贸易摩擦和猪瘟使得前5个月进口量同比下滑,不过预期三季度将有明显回升,这是因为5月榨利丰厚,我国油厂积极采购远期船期大豆。根据Cofeed调查统计,6月份预报到港量为833万吨,7月份最新预估960万吨,8月份预估980万吨,6-8月份月均到港量达到924万吨,超过过去6年的最高单月压榨量,这意味着只要预报到港实现,未来三个月大豆供应充裕,不仅能够满足市场压榨需求,还能推动进口大豆库存回升。大豆供应压力将传导至副产品,致使原本就处于同期高位的豆油库存易升难降,只是油粕胀库风险较大,且榨利转弱,可能牵制油厂开机节奏,因此预期豆油库存在一段时间上升后增速将放慢,保持相对高位,三季度供应压力难消。相对而言,四季度大豆进口水平的不确定较高,这是因为南美大豆可供出口量衰竭,这期间是美豆出口时间窗口,虽然G20峰会中米首脑同意重启磋商,但对此也只能持谨慎态度,中米关系依旧不确定,这令四季度中国采购美豆的数量存疑。

  豆油库存压力较大,因为大豆三季度供应充裕,而消费表现平平,豆油库存易升难降,增长节奏取决于胀库风险和油厂停机挺基差可能,可能在11-12月供应压力才能有所缓解。

  棕榈油:6月上中旬进口利润一度打开,国内贸易商增加7-8月船期买船,但因6月下旬国内棕榈油价格持续走弱,套盘利润转差,再度抑制近期贸易商采购积极性。根据Cofeed了解,6月份棕榈油进口量预计为46-47万吨(其中24度34-35万吨,工棕12-15万吨),7月进口量预计37-42万吨(其中24度25-30万吨,工棕12万吨)。因下半年节假日较多,预期整体进口水平还会有所抬升。当前棕榈油进口水平处于一般水平,消费表现相对较好,库存处于缓降过程,不过因进口水平随着套盘利润变化以及节日备货而有所转变,且需求增长有限,库存整体下降空间预计不大,可能保持在50-80万吨之间。

  菜籽油:菜油供应来源于三块:一是直接进口菜籽油,二是压榨进口菜籽、国产菜籽得到副产品,三是国家抛储。第一,菜籽油进口利润丰厚,但因政策性风险,预报7-8月份到港量并不高,需等待中加关系缓和,进口量可能才能迅速提升。第二,截止6月21日当周,国内沿海进口菜籽总库存增加至49.7万吨,较去年同期的62.5万吨,降幅20.48%。其中两广及福建地区菜籽库存下降至30万吨,较去年同期48.3万吨降幅37.9%,处于2015年以来同期最低,可见菜籽供应偏紧。因检验出危险性有害生物,我国禁止几家加拿大企业菜籽进入国内,以及孟晚舟事件影响,菜籽进口受阻,6月仅有2船菜籽到港,预报7月、8月进口量均为6万吨左右,届时进口菜籽供应将存在缺口。6月下旬中方要求加政府于6月25日起自主暂停签发对华出口肉类证书,因为查验一批来自加拿大的输华猪肉产品时检出莱克多巴胺残留,政策风险依然存在,暂时对菜籽进口持偏悲观看法,待中加关系缓和,下半年进口菜籽供应才能能到补充。国储菜籽已收割,但今年减产,且国产油菜籽农民自給自用比例提升,对市场影响程度在衰减。第三,经过前几年抛储和定向销售,据了解,截止2019年初,国储菜籽油剩余不到20万吨,6月17日开启新一年抛储,至6月底一共拍卖两次,共成交10.5万吨左右,剩余临储不多。总体而言,三季度菜籽油供应整体将出现下滑。

  当前菜籽油库存处于同期偏高水平,预期后市菜籽油供应减少,可需求同样寡淡,因菜油与其他油脂价差过高,不存在价格优势,菜籽油库存预计仍有一定上升空间,但后期随着进口菜籽油供应偏紧以及临储拍卖结束,菜籽油库存不会太大幅度的抬高,维持同期偏高水平,若中加关系持续紧张,那么预期9月份开始菜籽油库存将有明显的去库存阶段。

  总体来说,据资讯网站数据显示,截至6月21日,国内三大植物油库存约为280万吨,较年初增加15万吨,2015年以来平均水平为192.5万吨,三大油脂库存处于相对高位。其中棕榈油库存73.5万吨,豆油148.34万吨,菜籽油58.5万吨。6月份棕榈油库存缓慢下降,豆油库存趋于增加,菜籽油增加。三季度油脂库存保持高位的可能性较大,但因棕榈油消费、菜籽油供应缩紧以及豆油粕胀库风险加剧,整体上升空间或将放缓,四季度消费旺季,以及贸易纷争或能缓解油脂供应压力,为价格带来喘息机会。

  2019年前5个月马来西亚棕榈果单产均高于去年同期,期间单月产量保持在2016年以来同期高位,产量基数较高,7-10月份是季节性增产的高峰期,按照单产预估,料月均升至180万吨以上。需求方面,气温上升利于棕榈油消费,但是我国套盘利润打开时间窗口较少,而且短时间主需国没有节日备货需求,出口量难以抵消产量增幅,预计6月份可能是阶段性低点,随后7-8月份倾向于止降回升。9-10月主需国家迎来中秋、国庆节和排灯节等,需要提前备货,届时出口可能再度放大,但是同时产量也将达到峰值,产地卖货压力依然存在。11-12月棕榈油产量进入减产周期,因为上半年马来西亚产区一度干旱,产量降幅可能相对可观。

  因数据匮乏,只能通过市场信息和之前数据推断印尼棕榈油二季度供需情况。一季度单月产量始终保持在近五年同期最高水平,奠定高基数,随后半年时间里处于生产增长期,同时因精炼棕榈油出口下滑,预计上半年棕榈油出口下降,供强需弱情况下,预期库存堆高,供应压力增加,警惕印尼棕榈油供需成为棕榈油价格的风险性因素。

  截至6月27日,一级豆油与棕榈油现货价差为997元/吨;菜油和棕榈油现货价差为2846元/吨,;菜油和一级豆油现货价差为1850元/吨。期货价格方面,豆棕期价价差为1128元/吨,;菜棕期货价差为2637元/吨;菜豆期货价差为1509元/吨。因菜油价格强势,无论是现货,还是期货,菜棕和菜豆现货价格均保持在2018年以来高位,豆棕现货价差二季度基本保持1000附近徘徊,期货价差则呈现震荡走高。期货价格表现而言,菜籽油表现最强,其次是豆油,最后是棕榈油。

  根据上文分析,主产国三季度库存增加的概率较高,产地存在卖货压力,抑制棕榈油价格走势;豆油库存趋升,供应存压,但中米贸易关系不确定以及美国大豆天气炒作等因素将牵制其其下跌节奏;政策风险以及价格劣势,使得菜籽油供需共同趋弱。综合而言,油脂走势可能发生分化,三季度棕榈油表现相对疲弱,菜籽油趋于坚挺,而豆油则受不确定因素影响而可能多有反复,故而预期菜棕和豆棕价差还有扩大空间,菜棕后市趋势则难以判断。四季度棕榈油减产周期以及前期下跌幅度较大,有修复空间,与其他油脂价格分化将缩小。

  三大油脂库存处于相对高位。三季度油脂库存保持高位的可能性较大,但因棕榈油消费、菜籽油供应缩紧以及豆油粕胀库风险加剧,整体上升空间或将放缓,对期价利空边际作用将呈现递减作用,盘面运行重心大幅下移的可能性较低。四季度消费旺季,以及贸易纷争或能缓解油脂供应压力,为价格带来喘息机会。

Power by DedeCms